华塑科技创业板IPO: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高且持续大幅上升,一重要供应商由创始人兼董事的女婿控制

财经 (3) 2022-06-23 17:41:33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摘要:杭州华塑科技是一家后备电池BMS、动力铅蓄电池BMS、储能锂电BMS等产品的自主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电池安全管理和云平台提供商。公司实控人为杨冬强、李明星。报告期公司H3G-TA系统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在75%以上,产品结构较为单一。2020年同比营收、净利润双双翻倍,2021年同比营收增长、但净利润略降。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挺高且持续大幅上升,逾期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逐年增加。2019年、2020年第二大供应商是公司创始股东、现董事杨典宣的女婿控股并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的企业,专门服务于华塑科技。杨冬强及其堂兄杨典宣在创立华塑科技之前2年曾共同创立杭州华塑电子,华塑电子已被注销,华塑电子被注销是什么原因?有无违法行为?杨典宣对发行人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与两实控人很接近,又担任董事,不将杨典宣认定为实际控制人之一,是否与实际不相符?另外,杨典宣曾是一土地案被强制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

  杭州华塑科技是一家后备电池BMS、动力铅蓄电池BMS、储能锂电BMS等产品的自主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电池安全管理和云平台提供商。公司主要产品性能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2019年、2020年、2021年,公司H3G-TA系统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0.16%、85.49% 和75.86%,产品结构较为单一。公司前身杭州华塑加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2020年11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现在总股本4500万股。杭州皮丘拉控股有限公司控制公司53.24%表决权,为公司控股股东。杨冬强和李明星分别直接持有公司11.42%股份,并合计直接持有皮丘拉控股66.83%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一、2020年同比营收、净利润双双翻倍,2021年同比营收增长、净利润略降

  2019年、2020年、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728万元、20591万元、23665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75万元、5494万元、5341万元。

  2022年一季度营收持平,净利润同比下降21%,预计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略有增长

  2022年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0.49%,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均下降21%以上。

  与上年一季度相比,公司营业收入基本持平,但净利润下滑21%,公司解释主要原因如下:1、疫情对公司 2022 年一季度销售收入延迟确认金额约460万元,延后签署销售订单金额约1100万元;2、加强锂电业务的投入;3、受新冠疫情影响,部分地区数据中心项目施工进度有所延缓,部分毛利率较高的数据中心领域项目受到一定影响,拉低了整体毛利率。

  公司预计2022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6.64%-21.87%,净利润同比增长6.07%-15.16%。

  二、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持续大幅上升,逾期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逐年增加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522.79万元、13839.58万元和16728.5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1.48%、67.21%和70.69%。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例不仅相当高,且应收账款的增速远超营收的增速。

  公司不仅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高且持续上升,公司应收账款逾期的情况也很严重。应收账款逾期的客户主要包括力维智联、万国数据、中联创新等数据中心领域客户,受数据中心等下游项目进度影响,回款周期相对较长,存在一定的逾期情况。报告期内,公司逾期应收账款分别为2155.83万元、3551.68万元和8971.49万元,逾期占比分别为39.04%、25.66%和53.63%。账龄7- 12个月及以上应收账款金额、占比均大幅增加。深圳力维智联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龙控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在报告期三个期末都是逾期金额前五大客户。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逾期情况如下:

  公司经历4轮问询,每一轮问询都有应收账款问题,2022年6月14日公布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中三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仍然是应收账款,说明深交所审核部门对公司应收账款显示的问题特别重视。因应收账款异常增长,审核部门也多次询问公司是否具有成长性。

  三、2019年、2020年第二大供应商是公司董事、创始股东杨典宣女婿控股并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的企业,专门服务于华塑科技

  2019年、2020年,乐清市信翔电子有限公司都是公司第二大供应商,供应线束,金额分别为771.70万元、893.84万元。为了减少对信翔电子的关联交易金额,2021年公司转而向杭州康森电子采购大部分线束,金额为1130.12万元。信翔电子虽然2021年没有名列前五大供应商,但该年仍向公司供应线束金额217.63万元。2019年发行人向信翔电子全年采购平均单价较康森电子高。

  而信翔电子是公司董事、创始股东杨典宣之女婿赵肖峰持有70%股份并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的企业。

  第二轮问询函回复报告显示:信翔电子系专为发行人配套生产线束而于2018年3月设立的公司,报告期内的产品主要供应发行人,但双方未签订关于独家服务的特殊约定。发行人向信翔电子采购的5种主要线束中,2018年的H3G-TA插拔式测试线(基础版)、2018- 2020年的单模块通信线(HA-9063AAA0)、H3G-TA无温度测试线(HA9118AAA0)全部从信翔电子采购,无其他供应商可对比分析采购价格公允性。2021年起发行人逐步减少向信翔电子的采购规模。

  2019年、2020年,信翔电子营业收入分别为771.70万元、902.00万元,几乎等同于发行人的采购额。

  四、杨典宣,不是实控人,胜似实控人?

  公司只认定杨冬强、李明星为实际控制人。但公司从创始至今,从多方面看,杨典宣都是公司有相当话语权的重要人物。

  杨冬强(1976年出生)、杨典宣(1969年出生)都是公司董事、创始股东,而且是堂兄弟关系。除了2005年共同创立杭州华塑科技之外,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经历:2003年11月至2005年12月都在杭州华塑电子设备有限公司工作,其中,杨冬强担任华塑电子的监事,杨典宣担任华塑电子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华塑电子成立于2003年11月4日,注册资本为51万元。企查查显示:杭州华塑电子设备公司成立时股东有杨典宣、杨冬强、韩水珍等3人,每人出资17万元,均占公司注册资本的33.3333%.杨典宣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杨冬强、韩水珍均为公司监事。

  2005年12月,杨典宣、杨冬强和李明星共同设立了发行人前身杭州华塑加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此时距离华塑电子的成立时间(2013年11月)只有2年。公司名字都有华塑两字,更凑巧的是,华塑电子、华塑科技的注册资本成立时均为51万元,成立时均由杨典宣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公司在首轮问询回复时解释了杨典宣参与设立华塑科技但不是实际控制人的背景。

  华塑科技控股股东杭州皮丘拉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有3名,即杨冬强、李明星、杨典宣,分别持股33.41%、33.41%、33.17%,非常接近。从3人对华塑科技直接持股来看,杨冬强、李明星、杨典宣分别持股11.42%、11.42%、11.34%,也非常接近。

  因此,从华塑科技成立时杨典宣为第一大股东兼执行董事、总经理,到目前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担任的董事职务,又是员工持股平台宁波敦恒的有限合伙人。在宁波敦恒,公司还将预留的员工激励股权放在杨典宣名下。杨典宣的女婿控制的公司为华塑科技提供配套供货。综合这些因素分析,杨典宣在华塑科技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公司不将杨典宣认定为共同控制人,是否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

  另外,华塑电子、华塑科技,公司名称都有华塑两字,注册资本都是51万元、杨典宣、杨冬强都是公司的创始股东,为什么杨典宣、杨冬强创立华塑电子公司后两年,又创立华塑科技?如今华塑电子已被注销,为什么要注销?是什么时候注销的?华塑电子是否有什么违法行为而被处罚过?

  五、杨典宣曾是一土地行政违法案被强制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

  招股书披露的杨典宣董事的简介显示,杨典宣在2011年4月至2017年3月担任虹桥镇吴宅村村主任。裁判文书网2015年11月3日公布《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与乐清市虹桥镇吴宅村村民委员会非诉执行审查裁定书》,申请执行人为乐清市国土资源局,被执行人为乐清市虹桥镇吴宅村村民委员会,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杨典宣。裁定书显示: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于2015年8月25日向乐清市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乐土资罚(2015)52号行政决定确定的被执行人履行拆除建筑物及其他设施一案,申请执行内容如下:责令被执行人拆除在非法占用的1400平方米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法院于2015年8月27日裁定:准予强制执行申请执行人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的乐土资罚(2015)52号行政决定拆除内容。由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会同虹桥镇人民政府在当事人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个月内拆除被执行人非法占用的1400平方米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及其他设施。

THE END